生态卫生理论>>生态卫生概念
 

厕所革命   ●生态卫生概念  天人合一(E=mc)  
厕所革命
 

1、世界厕所革命起源
2015年7月1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吉林延边提到农村要实现厕所革命。
这是中国领导人第一次公开提倡厕所革命,意义非同一般。
由于我有十五年的生态旱厕推广经验,在此就斗胆讲讲世界厕所革命,帮助大家更好地理解与执行习总书记的指示,着重讲讲世界厕所革命的起源,“武器”(技术),“革”谁的命? 2000年9月,在巴西召开的联合国千年首脑会议上,世界各国领导人定下了一系列千年发展目标,叫MDG。其中一个目标就是:到2015年前,要让全世界没有干净饮水和卫生厕所的人口减少一半。 这个目标拉下了世界厕所革命的帷幕。当时估计世界上还有40亿人没有卫生厕所,减少一半,就是20亿人,主要在发展中国家。
各国领导人吹完牛之后,就回国组织实施,发达国家出钱出技术帮发展中国家盖厕所,去亚非拉教当地人民用好厕所。据报道,自那次会议之后,中国政府已经投资80多亿元,实现了75%的改厕目标。 印度等国的厕所革命进展非常不顺利,主要是文化障碍。印度一本经书,三千年前写的,要求人人随地大小便。所以政府盖了有围墙的厕所,老百姓也不入,不愿意他们的信仰被围起来!
于是,有些推广厕所的机构就走极端,用高音喇叭对着随地大少便的人吆喝或用用高压水龙头去冲随地方便的人。国际社会闻之,齐声批评这种不文明的行为,没有人去批评印度那些随地大小便的人。 自2000年以来,发达国家用了无数钱财去发展中国家援助人家的厕所革命,无一成功。还乐此不疲!这就是你为什么经常看到报道说,有外国人去中国农村看厕所了。 自1990年代初,慷慨的瑞典人在中国花了好几千万元的人民币来帮中国搞厕所革命。十多年后,那些“革命家”都灰溜溜的回国了。最后,就剩下我一个志愿者在中国为推广瑞典厕所革命理念而战斗。 2010年,在中国失利后,瑞典又拨款2000万美元在波利维亚继续推广未完成的厕所革命事业。
2012年,在欧美各国厕所“革命家”的努力下,比尔盖茨也对厕所革命动心了。比尔盖茨说,过去两百年,除水冲厕所外,所有技术都进步了,上天入地的事儿都解决了,大小便的事儿都没解决,太没道理了。盖茨还对潘石屹说,厕所是世界头等大事儿。 于是,盖茨公布了他的TOILET 2.0计划,悬赏给全世界的聪明人,请他们为四十亿穷苦人民设计一个革命性的厕所。他有三个要求:不用上下水;不用外接电源,能把废物变成空气,水,肥料或能源;一次使用成本不过五美分。 我听一个加拿大人说,他的女朋友在盖茨基金会资助的非洲厕所项目里工作。厕所是基金会盖的,入这厕所大小便的人还会得到现金补贴。
以前听说过天上掉馅饼,现在居然听说上厕所还有补贴。可见非洲厕所革命事业之艰难。竟然要拿钱收买入厕者!在慕尼黑火车站,在哥本哈根火车站,上厕所还要付费呢!由此可见,西方人对世界厕所革命的热情就如同当年毛主席领导世界共产主义革命一样,自己勒紧裤腰带也要帮助别的国家。
听盖茨在哈佛大学的一次关于厕所革命的演讲很有意思。他开头儿说,他终于获得了他老爸希望他获得的哈佛大学博士学位了,把全场逗乐了。接着他话锋一转,说这个世界不公平。他说自己从哈佛辍学的时候,很多人还不知道世界有个哈佛大学。他还说世界上每天有5000个孩子死于不干净的饮水,由于没有干净的厕所。他对着讲稿念了半天,讲他的“厕所2.0”革命计划,下面听的人都快睡着了。
下面第一张图是盖茨先生在研究一个新概念厕所的大便运动过程。中国的IT大佬有养猪的,还没有听说过投身厕所革命的。


2、世界厕所革命所用的“武器”
西方人研究发现,让全球这40亿人都用上水冲厕所,就会把世界毁灭掉。他们账是这么算的,一个人一年排出50L大便,500L小便,要用15000升水去冲走。厕所水出了楼,还要经过庞大的污水管网流到污水处理厂,再消耗大量的能源把污水里面的氮磷钾捞出来,最后污泥还有毒,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打上了不可持续的标签。
于是,30年前,西方政商学界就得出结论,他们的吃喝拉撤系统是不可持续的,是不能够推广给发展中国家的。否则大家都会被厕所害死。
首先,现代农业系统要挖矿石钻石油生产化肥,种出粮食吃完后,再用水冲厕所冲到污水处理厂。在发达国家,化肥生产占总消耗能源的2%,污水处理厂耗能又占3%,种粮食生产食物又要耗掉不少能源。欧洲有个知名的报告说,英国污水处理厂的耗能是他们最大火力发电厂的全部产量。现代农业是传统农业能耗的十倍,不可持续,不能向发展中国家推广。如果再多四十亿人像我们这样吃喝拉撒,再多十个地球也不够用。
最糟糕的是,美国地质调查局,还发现世界磷矿在一百年左右就挖完了,必须循环用,不然后代就没有磷肥了,就种不出庄稼,没粮食吃了,是死路一条。
于是,西方很多大学开设了一门新的课程,叫“生态卫生”(Ecological Sanitation ,简称Ecosan),目的就是要把排水系统生态化。一些教授和学生在实验室里化验大小便后,得出一个等式,IN(入)=OUT(出),就是一个人排出的氮磷钾与种植出足够他吃粮食所需的氮磷钾数量是相等的。


总的来说,生态卫生科学坚信,把人畜粪尿回田后,就不需要挖磷矿,钾矿,烧煤烧石油生产化肥了,常规污水处理厂也用不着了,天也蓝了,水也清了,空气也新鲜了,食物也更安全更有营养。
西方学者进一步研究发现,大小便分开收集回田,既卫生又生态。于是,他们给发展中国家的厕所革命送来了两件“武器”,一种是大小便分离的旱厕,一种是大小便分开冲的水厕。
潘石屹先生为天水31所学校所盖的旱厕就是大小便分离的。蹲便器分成两部份,后面大孔走大便,前面是个盆,有小孔,接上管道,可收集尿液。
西方厕所专家说,小便干净,大便里有毒物质多,所以不能让二者混合在一起,增加后续处理成本。


3、厕所革命“革”谁的命
下图是欧美推出的厕所革命“路线图”。红色箭头代表大便,稍加消毒就可以直接回田。黄色箭头代表尿液,无需处理,就可直接回田。灰色箭头代表洗涤水和厨房水,流过湿地就可以得到净化。


如果西方倡导的“厕所革命”在全世界成功了,最先失业的人员是研究化肥的学者,生产化肥的工人,运输买卖化肥的商人,以化肥来种植农产品的农民。第二大失业者是污水处理厂人员,传统污水处理设备/技术开发,生产,销售人员。第三大失业者是医生,护士,因为空气好了,水源好了,食物安全了,得病的人少了。第四大失业者是研究,生产,贩卖农药的人。环境好了,就不需要那么多农药和激素了。第五大失业者,是挖磷矿,煤矿和钻石油的工人。世界吃唱喝拉撒能耗将降低80%左右。
还有谁会被厕所革命革命掉?研究、生产和销售传统马桶的人.....
二十年后,这些行业有人失业了,不要怪我没提醒哦。
挖磷矿的人说,我们这石头都成宝贝儿了,我咋会失业呢?因为磷矿天然伴生有重金属,镉,铀,铅,锌等。随着磷矿肥的广泛施用,全世界的耕地都被重金属污染了。
欧洲在2002年出台一个磷肥去镉计划,分三阶段把磷肥里面的镉从60毫克/公斤降低到20毫克/公斤,达不到的就罚款。下图是斯德哥尔摩环境研究院ARNO ROSEMARINE博士提供的欧洲磷肥去镉资料。他是我好朋友,是全世界最狂热的“厕所革命家”之一。


欧洲为了达到这个磷肥去镉计划,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从中国等国进口含镉量低一些的优质磷矿石。七亿多欧洲人为了吃饭,每年花20亿欧元买磷矿石生产磷化肥种粮食,一个人一年平均进口30公斤磷矿石。欧洲磷矿很少,生产磷化肥的磷矿石,90%要从别的国家进口。发达国家为了保护自己的土地和粮食,都采用这一策略。
中国老百姓可被这政策害苦了。我们的磷肥厂出不起人家那个价钱,只能从我们的自己的磷矿买到劣质磷矿石,镉多不说,磷的成份也不高。矿产公司还说,我不接受质量投诉,你爱买不买,大把外国人等着买我的矿石呢。 湖南有些大米产区没有矿山,没有金属工厂,怎么会有镉大米呢?就是多年超量施用磷矿肥造成的。全国1/6的耕地都被重金属污染了。只有1/6吗?中国农民化肥用量是发达国家的五倍! 北方人可能开心了,我们少吃大米,镉大米不关我们的事儿。但您要知道,小麦吸收锌的能力还挺厉害。
欧洲降低磷肥镉含量的第二个办法就是收集尿液当磷肥。尿液里的磷占人体代谢磷的80%,每天约一克。每个人都是优良的重金属过滤器,重金属吃进去,拉不出来。 尿里的镉少得可以忽略不记。欧洲科学家算了一笔账,把全欧洲人民尿液都收集起来,可减少进口20%的磷矿石。一个人一年的尿液磷量等同于6公斤磷矿石。尿液回田成了世界大事儿! 2015年3月5日,我受邀请在柏林第二届欧洲磷回收大会上给35个国家350名代表讲我在天水收集尿液种水果的故事。


过去六年来,我一直想用尿液种水稻解决镉大米问题。但哪里去找没有被镉污染的水稻田呢?受朋友提醒,在从没有被人耕种过的盐碱地里种水稻。化验结果显示,盐碱地大米镉含量只有5.25微克/公斤,远远低于国家标准的200微克/公斤。


最后总结一句,“厕所革命”是可持续发展的唯一手段。厕所革命失败,全球人民没饭吃。中国老祖宗真聪明啊!把“米田共”放在一起,把吃喝拉撒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为世界人民指出了解决吃饭的根本方法。这就是全世界厕所革命希望达到的目标。
希望在习近平总书记的领导下,中国可以直接进入生态文明,不要上西方走过的那条不归路。
最后,只换厕所而不讲可持续发展的官员可能被厕所革命革命掉,因为生态文明写进了党章,任何工作都必须把可持续发展放在首位。

 
粤ICP备06066456号 版权所有 © 哈里逊(深圳)环境技术有限公司
  地址:深圳市宝安区松岗街道溪头社区一工业区322栋2楼 邮编:017000 
电话:13924591643 0477-3992016  邮箱:szqa@sina.com